鲜味杨树叶
编辑:admin 鲜味杨树叶(1)
字号:A-A+
摘要:张春霞 四月下旬的张家口,有一别样的舌尖上的风味,那就是鲜食杨树叶。 能鲜食的杨树叶必须是我们老家人说的老杨树,学名小叶杨,这老杨树较之八十年代后新栽的杨树, 叶子要

张春霞

四月下旬的张家口,有一别样的舌尖上的风味,那就是鲜食杨树叶。

能鲜食的杨树叶必须是我们老家人说的老杨树,学名小叶杨,这老杨树较之八十年代后新栽的杨树, 叶子要小, 叶体长, 叶角尖。四月底,老杨树茂密的枝桠上,前后都长出了杨树角,三四天后杨树角就长成了毛茸茸的长穗,似灰色毛毛虫,再三四天后,毛茸茸的长穗就会脱落,继而生出一簇簇的新叶。杨树新叶似桃形,最初像指甲那么大,表层油光鲜亮,似是涂抹了一层蜡质,呈现出浅浅的、鲜嫩的绿色,太阳光芒照射下,扬眉吐气,闪闪发亮。两天后,杨树叶长成正好。一大早,人们赶到老杨树下,举起长长的铲刀,顺着杨树生长的走势,挑最新鲜的枝杈,使劲用铲刀将其铲断, 不能伤了树皮,新枝杈多在树冠,铲刀够不着的地方, 得爬到树上去, 铲断新枝杈,这活儿俗称 “捅杨树枝”。 “捅杨树枝” 是个力气活也是个技术活,会捅的人一会儿捅一大抱,还不伤树,不会的人半天捅不了一捆,不时还会伤树皮。人们把捅好的杨树枝捆绑好运回家,这时就得赶紧把树叶子从杨树枝上一片一片摘下来洗净。 摘杨树叶子这活也不能耽搁, 时间稍长, 杨树叶子就显老了。 把洗干净的杨树叶子放进锅,大火滚煮半个小时左右, 捞出锅,放进冷水中浸泡, 换水要勤快些,一直泡到叶子没有苦味了,这凉拌杨树叶的原料才算完成。凉拌杨树叶利口清爽, 入口稍涩, 但有嚼头, 嚼之味甘, 加之杨叶清香气味,确是别具风味。

昔年粮荒季节,杨树叶子还充当过填饱肚子的角色。我家邻居大爷家人口多,尤其男孩子多,他们家每年会腌制一大缸杨树叶子,可以蒸着吃,一直吃到天热了不能放置了。当年杨树叶当主食多是蒸食,或是洗净后放上点盐直接上锅蒸,有一种涩涩的香味;或是洗净后放上玉米面拌匀,再上锅蒸。母亲说,这种杨树叶饭一出锅, 满屋飘香。我没吃过杨树叶饭,但凉拌杨树叶一直是我记忆里味道的最爱。

缘于此,我们对故乡就又多了一种牵挂,那就是人间四月给予我们的这翠生生、绿盈盈的盘中美味,走到哪都忘不了这色泽碧绿,利口清爽, 回味杨树清香的特色味道。杨树叶在这个时辰长势都特别欢,一天一个样,采摘晚一点可能就老了。能吃的杨树叶大约只有十天左右的生长期,因此,人们会赶在它们变老之前采摘,农村人历来不惜苦力,这几天,便是起早贪黑地采摘杨树叶子。每年的四月下旬至五月初,山坡上、地头边、沟沟壑壑里总会看到采摘杨树叶的身影,整个古堡里都弥漫着杨树叶那特有的味道,那是我们洗马林古堡春天的气息。

你看,在早春的阳光下,人们纷纷走出家门, 家乡人的声音豪迈,不见人影,便闻其声。连拉车的牛儿,也行走得急切,牛儿蹄声清脆,人笑声爽朗,这活泼的生气打破了古堡的宁静。再往前,就到了古堡的北门,南门,西门,它们古貌依旧,苍桑而凝重,不出几步便到了山底,老家是丘陵地带,人们倚在山坡上, 看刚刚泛出的嫩绿,在一地的阳光下分外迷人,一棵棵老杨树傲然耸立着、 生长着,枝繁叶茂,树冠如一把大伞,绿树间的牛儿低头细细觅食,再看不远处肃然整齐的城墙露出玉皇阁的顶端,玉皇阁尽显凝重古朴、大气庄重,背景渐次变换着云朵的天空上气象万千,阳光明媚的色调像极了一幅热烈的古堡风俗画。

如今凉拌杨树叶的做法越来越讲究,拌法花样翻新,拌料多种多样, 花椒油、 白醋, 米醋、 辣椒油,芥末油等等轮番上阵,张家口的这些日子,无论是大饭店还是农家乐都会上一盘凉拌杨树叶,它绝对是张家口的特色,更是一盘难得的美味。

今天的人们还把杨树叶冷冻起来,一直放到冬天再品尝,在寒冷的冬天,肉食多数的情形里,一盘凉拌杨树叶绝对是稀有的味道了。在互联网和物流业高速发展的今天,人们不仅要用这美味来犒劳自己,款待客人,还要邮寄给远方的亲人,让多少曾经和故乡天遥地远的家乡子孙,一两天之内就尝到了家乡的味道,这一包包的杨树叶, 就是大地馈赠给我们的原汁原味的乡愁。

鲜味杨树叶, 这特色味道, 系住了最为牢靠的乡愁。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于2019-05-09 09:34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:
您可能喜欢的文章
热门阅读